在19世纪末的作品中,他们的创作主题独树一帜。

科幻小说之父儒勒·凡尔纳

今天人们总是把儒勒·凡尔纳和赫伯特·乔治·威尔斯并称为“科幻小说之父”。

在19世纪末的作品中,他们的创作主题独树一帜。

但实际上他们之间差不多相隔一代——当凡尔纳写出最优秀的作品时,威尔斯还在求学。

科幻给予我们的浪漫:从儒勒·凡尔纳到《月球旅行记》

并称为“科幻小说之父”的儒勒·凡尔纳(左)和赫伯特·乔治·威尔斯(右)

出生于1828年的凡尔纳参加了19世纪中叶盛行的法国文学想象主义运动,与他同时代的有大仲马、福楼拜和莫泊桑。

与威尔斯的预言式警告不同,凡尔纳的许多作品充满了阳光、乐观和探险。

科幻给予我们的浪漫:从儒勒·凡尔纳到《月球旅行记》

凡尔纳的作品被无数次搬上银幕,比如最为大众熟知的《海底两万里》和非科幻作品《八十天环游地球》

凡尔纳的父亲希望他能子承父业,从事法律工作。但当凡尔纳在1848年政治动荡期间来到巴黎后,他开始以写作为生。

他先是写舞台剧本,后为杂志撰稿。凭借在国家图书馆查阅、研究的科学和地理资料,凡尔纳能精彩细致地描写他从未到过的地方。

凡尔纳崇拜埃德加·爱伦·坡。

爱伦·坡的小说《阿·戈·皮姆的故事》触及了“地球中空”理论。

科幻给予我们的浪漫:从儒勒·凡尔纳到《月球旅行记》

根据儒勒·凡尔纳小说《地心游记》改编的同名电影中的一幕

1864年在《地心游记》中凡尔纳探索了这一主题并最终写出爱伦·坡故事的续集《阿·戈·皮姆:南极之谜》。

02

最具影响力的小说《从地球到月球》

《从地球到月球》是凡尔纳最具科幻特征的小说,也是他最有影响力的一部小说。

据说启发了包括康斯坦丁·齐奥尔科夫斯基、罗伯特·戈达德和赫尔曼·奥伯特在内的火箭先驱者们。

科幻给予我们的浪漫:从儒勒·凡尔纳到《月球旅行记》

美国内战刚刚结束,凡尔纳设想——尽管早了80年,尽管是在一场错误的战争之后,但这种设想却非常准确:

眼下并不需要制造什么武器,武器的制造者们将把目光放在太空旅行上。

小说讲述了巴尔的摩大炮俱乐部的会员,设计、建造并发射了一颗巨大的导弹,载着三名乘客来到月球(这是爱伦·坡探讨的另一个主题)。

这本书以导弹发射收尾,但5年后凡尔纳又写了续集《环绕月球》,书中航天器安全返回到地球。

科幻给予我们的浪漫:从儒勒·凡尔纳到《月球旅行记》

投资一直是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量之一,1978年全国资本形成率为38.9%

新华社北京9月4日电(记者班娟娟)《经济参考报》9月4日刊发题为《70年来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长15.6%》的报道。文章称,新中国成立70年来,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保持了持续快速增长,年均增长15.6%。投资的快速增长拉动了经济持续快速增长。

70年来,投资一直是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量之一,1978年全国资本形成率为38.9%,2011年升至48%,达到改革开放以来的峰值。十八大以来,经济增长向消费、投资、出口三大动力协调驱动转变。2018年,全国资本形成率为44.9%,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2.4%,有效投资与消费升级良性互动的局面正逐渐形成。

十八大以来,固定资产投资补短板、强弱项、增动能作用更加明显,结构更加优化,质量更加提高。2013年至2018年,高技术产业投资年均增长16.9%,增速比全社会投资高6.2个百分点。其中,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年均增长15%,增速比全部制造业投资高5.4个百分点;高技术服务业投资年均增长20.3%,增速比全部服务业投资高8.2个百分点。目前,我国航空航天、卫星导航、智能手机、计算机、电子通讯等部分高技术产业已形成了体系完整、配套齐全、能力强大的产业生态系统,走向全球产业链中高端。(完)